首页

加拿大28精准计划

大小:312KB 语言:简体中文

阅读: 667 系统:Android/Ios

更新时间:2021年12月02日

特别推荐列表

加拿大28精准计划点评介绍

1.雪莉失落的走出发廊,发现关爸正一脸忧心的在门外等著。那一刹那,意外、惭愧、委屈、沮丧等情绪让雪莉忍不住红了眼眶。于是,关爸语录又出现了鈽
2.团团爱剧情介绍第55集鈽
3.太宰在越国纳贡的礼品里选了几件要送给吴王的爱妃卫姬,越国的相国告诉他自己国内的女子要比吴国的美丽多了。鈽
4.团团爱剧情介绍第6集鈽
5.团团爱人物介绍:鈽

加拿大28精准计划版

6.孟祥河在戏里最大的对手就是温兆伦扮演的林奇川,对于这个角色,温兆伦给出了三个字的评价普通人,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他都有。但是正是这个普通人,却背负了整个大家族的命运,要照顾一家老小的生活,林奇川仗义、孝顺,特别是对家庭非常负责任,不管是亲人还是仆人,都是属于‘要动家人必须先动我’的这种。鈽
7.吴奇隆饰雷子枫甘婷婷饰上官于飞鈽
8.相国跟范蠡两个人商议要用美人计,相国想要用郑旦,范蠡不同意但是相国心意已决。鈽
9.为了坚守「朋友夫不可戏」的原则,心亚努力的压抑著心中对一武的好奇、决绝的对那个「对自己很认真的男人」sayNO。只不过,「莫非定律」又在此时惊人的应验了──那场篮球场上的意外,重重的将心亚推向了一武鈽

点击查看全文

热门推荐

新闻时讯

热门评论

壤驷骊文:

第十六集黄依依利用四封密信做成了一个密码游戏,巧用密码游戏和安在天一起推测“光密”的加密技术,同时她还暗示安在天自己的心事就在这部密码游戏中,随着安在天将密信一一解密,四个赫然大字映入眼帘——我很爱你。安在天对于徐院长关于他个人问题的劝说,始终无动于衷,他告诉徐院长:首先,他深爱他的妻子小雨;其次,目前一切事情都要为光密让路。安在天找到黄依依委婉拒绝了她的情感,黄依依对于安的行为无法理解。黄依依的梦给了她制作筛状密码机的启示,很快付之行动,不再琢磨几何模型,而是抓紧时间制作了一个筛状密码机。虽然黄依依的猜想被陈二湖否定,但安在天仍然从中看到另一条出路,并决定投入全部人力验证黄依依的猜想。包括黄依依、安在天在内的所有演算人员,在一个月内为这个猜想投入了全部的心血,然而结果却是猜想错误,黄依依疯了一般哭着冲出了演算室。一场算盘大战,曲终人散。第十七集黄依依独自落泪,安在天悄悄来到她身边,鼓励她“做一颗铜豌豆”。二人在互相安慰中恢复了勇气,再次鼓足了信心。脆弱的黄依依借机再一次跟安在天表白,安在天仍然对爱选择了逃避,然而黄依依却愈发被爱情的火焰烧得失去了理智,她夜里来到安在天家,向他表达了苦恋之情,安在天冷漠的拒绝让她绝望,最后,黄依依留下一张“安在天,我恨你”的纸条,离开。失魂落魄的黄依依独自蹲在暗影中抽泣,被701所培训中心的汪林主任送回了家。次日,黄依依没有按时上班,安在天命人找遍了701却不见她的踪影,情急之下,安在天和小查来到黄依依的房间,发现黄依依已经昏迷在床,不省人事。安在天立即把黄依依送往医院。卧床在家的黄依依,被心病折磨得茶饭不思。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安在天终于出现在黄依依的家门口,黄依依假装冷言讽刺,安在天不动声色,一盘棋缓解了尴尬的气氛。黄依依再次提起对安的爱恋,安在天却淡然表示一切都要为“光密”让路,包括安葬亡妻。第十八集安在天结合工作成果,改变了破译敌人密码的工作方法,立刻取得成效。陈二湖很快破获了一份敌人的急电。然而例会上,黄依依却对不以为然,老陈愤怒离去。安在天给安德罗的信不见回复,他出差去了北京。已婚的汪林借找黄依依下棋之机亲近她,黄依依在对安在天的感情苦苦无果的情况下,百般失意,酒醉中和他发生了关系。不久,关于二人的小道消息便传开了。很快安在天从北京返回了701,他带回了关于斯金斯的资料。斯金斯的资料给黄依依很大的启发,对“光密”的制作有了新的猜想。陈二湖将黄依依和汪主任的不正当关系告诉安在天,安在天大怒。在徐院长的办公室中,汪林痛哭流涕地坦白了和黄依依的关系。安在天等人开会决定,将汪林撤消干部职业,开除党籍,保留公职,送去后山农场放羊。安在天提出要保护黄依依的声誉。第十九集安在天意外收到了汪林的信,信中坦言,自己在黄依依的眼里,只是他的替代品。黄依依得知汪林东窗事发,深感对其亏欠,向安在天请求和汪林一同受罚,不料却遭厉声斥责,一气之下黄依依决定离开701。黄依依为表离去的决心,将自己苦心研究的“光密”资料交给安在天,同时,她任性的言语气得安在天手脚冰凉。陈二湖研究了黄依依提供的资料后发现,此资料对于他们来讲如同天书一般,黄依依在此刻绝对不能离开。可就在此时,绝望的黄依依在宿舍割腕自尽,大量失血加上血型特殊,让整个701人束手无策。最后,是疯子江南为她输血,挽救了她的生命。为了留住去意已决的黄依依,安在天采取缓兵之计,暂时留住了黄依依,答应汪林的处理问题由她做主,条件是必须破解光密。第二十集工资很高的黄依依竟然向安在天借钱,她买来香烟,让小查十分不解。星期天一早,黄依依穿着长衣长裤和胶鞋,戴着草帽,背着一只军用挎包和水壶,悄悄地出了后门。小查向安在天汇报了黄依依的可疑行迹。汪林见到黄依依喜出望外,在窑洞里欲和黄依依亲热,而黄依依此刻对汪林却完全是怜悯之情,她所作的一切都只为补偿汪林。安在天连夜来到黄依依家中,责备她的做法会影响工作,却被黄依依任性狂妄的反驳击败。为了黄依依能够安心工作,安在天只得再次求助徐院长,徐院长命令阻止汪林和黄依依见面。黄依依如约来到窑洞,却不知汪林此时已经被接到命令的警卫阻止在农场中,不得外出。黄依依恍然大悟,像丢了魂一样,跌跌撞撞地往回走,安在天开车来接黄依依,却看到沟壑中踉跄而行的黄依依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安在天赶忙将她送往医院。黄依依全身心地投入到破译光密的工作中,安在天的启发令黄依依如获至宝,寻找到攻破光密的新思路,从而使破译工作突破了困扰已久的瓶胫。

泰佩兰:

第一集活泼、美丽、善良的钟小印在大学毕业的当天,一场突来的病魔侵袭了与她相依为命的妈妈。钟小印急匆匆赶到医院,在慌乱中不小心踩到院长蓝冬晨,因为没有听到钟的道歉,自负傲慢的蓝冬晨要钟给他擦鞋,很有个性的钟却把擦鞋的一块钱扔给蓝后离去。妈妈昂贵的医药费使钟小印陷入困境,绝望中她向新任的院长求助,才发现院长就是刚和他发生冲突的蓝冬晨。蓝父是这家医院的董事长,蓝冬晨是拥有数亿家产的富家子弟,虽然表面冷酷霸道,但内心颇为善良,在他与钟小印相撞对视的一刻,他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钟。当钟向他求助时,他答应了,但要求钟在他的酒店免费打工四年替母亲偿还医药费。第二集钟小印被蓝冬晨录用后来到酒店上班,遭到顶头上司麦乐乐和同事小红的嫉妒,她俩想尽办法暗中使坏,一心想把钟小印赶走。麦乐乐让钟小印代替她去接蓝冬晨的母亲,故意把时间说迟了半个小时。钟小印在去机场的路上,看到报社销售摊位上的报纸被风吹得到处满天飞,热心的她特意停下车帮助报社工作的吕辛一起收拾报纸。迟到的钟小印赶到机场方知飞机早已到达,要接的人不知去向。她非常着急,但经过辗转努力费尽心机,终于在的士上找到了蓝冬晨的母亲林雅娟。优雅高贵的林雅娟一见到钟小印,就立刻喜欢上了这个乖巧聪明的女孩。第三集吕辛与蓝冬晨有着同样令人艳羡的家庭背景,两家是世交,但吕身上却没有蓝的霸道冷酷,他是个热情开朗、善良纯真的大男孩。蓝冬晨女友金薇薇的表妹麦乐乐一直非常热烈地爱着吕辛,而吕辛只是把麦乐乐当成妹妹。林雅娟回国后请吕辛、钟小印等人来家里吃饭,饭席上吕辛发现钟就是自己爱上的女孩,欣喜异常。上次钟小印帮他检报纸时他就一见钟情,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温柔、贤淑的金薇薇是报社的记者,上大学时就和蓝冬晨相恋之今八年,她非常希望和蓝冬晨尽快结婚,这次当金含蓄地向蓝提出结婚要求时,蓝没有回应。失望的金薇薇在回家的路上偶然结识了交警雷雨。第四集钟小印的妈妈在蓝冬晨的帮助下住进了蓝氏疗养院,因为钟母的病有很强的遗传性,所以医生建议钟小印做身体的全面检查,钟拒绝。林雅娟看出了蓝冬晨对钟小印的爱恋,当她向儿子询问对钟是否有爱的感觉时,骄傲的蓝矢口否认。正巧被前来道谢的钟小印听到,钟非常难过。金薇薇生病,无助中把电话拨给雷雨向他求助,雷急忙赶到金家把她送到医院并一直守护在金的身旁,雷雨悉心的照料让金深受感动。蓝冬晨得知金生病赶到医院,当看到雷雨陪在金的身边时,他并没有生气,反倒一直向雷雨打听他邻居钟小印的详细情况。第五集林雅娟很喜欢钟小印,常常要钟小印陪她上街、陪她聊天。蓝冬晨借口让母亲开心,专门让司机小康送给钟一个对讲机,目的却是为了自己能及时找到钟小印。蓝冬晨听麦乐乐说有人给钟小印送玫瑰花,醋意大发,心情非常不好,他让钟小印陪他到父亲的蝴蝶别墅散心。一向傲慢冷酷的蓝冬晨对钟小印非常温柔,两人之间有了朦胧爱意,相处得很愉快。其实钟小印早就对蓝萌生爱意,但因有金的存在使钟刻意远离蓝。钟在蓝家别墅看到露出的旧墙皮上刻着蝴蝶的图案,她突然发觉蝴蝶图案和母亲给自己脚踝上纹的蝴蝶图案很像,钟又惊又喜。

候孤风:

少女展颜与监护人季冬阳长达十年扑朔迷离的爱恋在王琪死后,划下了休止符。季冬阳带着破碎的心放弃一切远走他乡。但在他自我放逐之前,他公开的将他的事业交给了展颜,并恳请周大山和方以安辅佐展颜。他对展颜的用心良苦,昭然若揭。但他却不知道他的行为是将展颜放在了一个最危险的位置上。展颜涉世未深,除了天真的热情和理想,她对经营企业毫无概念,真正能帮助她的只有以安和大山,然而以安对她余情未了,虽努力克制,也总有忘情之时。因此而造成了小凡的误解,展颜成为无辜的第三者。看在子娟(展颜母)眼里分外心疼,更为女儿不值,她希望展颜放弃季氏企业,享受一个20岁女孩的花样年华。然而季冬阳消失了,仿如人间蒸发了一般,甚至没有亲人可以代为接手………真是如此?其实不然。季冬阳有过一个儿子的,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22年前的一段青涩感情。禾敏为他怀孕并生下了儿子其威。在季父的威迫利诱下,禾敏带着儿子消失,并答应永远不能曝光。禾敏是个无良无感的女人,并未再嫁但也未克尽母职,她只是花着季氏的钱游戏人生,直到她遇见江永生………永生比她小,她俩是一对吊诡的组合。他有人,禾敏有钱,他有脑子,禾敏没有。他有想法,禾敏只有今朝酒。在任何外人的眼里,都只会肤浅的认为这是一对肉体与物欲的交换。只有俩个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他们是俩个寂寞的灵魂互相依偎。在永生心中,他对禾敏除了爱恋之外,还有更多的是悲悯,只是旁人不懂他有什么条件去悲悯禾敏。但无所谓,永生从不稀罕全世界懂得他,在这世上,他唯一在乎的,可以让他拼命的,只有妹妹永心。只有在永心面前,他愿意卸下武装,收拾起他的玩世不恭。永心的存在,是他苍桑的心灵里唯一的一块净土……。季长宇病危,就要死了,一场豪门恩怨的遗产争斗战仇火如荼的展开。禾敏短视,看的不是遗产,只要赠与便满足。但永生告诉他,不能放弃其威的权利,因为他就是季氏的骨肉,赠与只是乞讨,遗产才是证明,即便只拿到一毛钱遗产,也争到了一口气。他精心策划了第一个步骤,要将其威推进季家。要迫使季家正视其威的存在,他不允许炎凉的世道忽视这流落在外长达22年的孙子。在他苦心孤诣,利用媒体将此事掀开,造成了舆论和社会重视的同时,他和其威之间的不和也日趋激烈。其威始终认为他要的是母亲的钱,对他多诸不屑。永生照往例,不解释。他问心无愧。但当连永心也误解他时,他感到痛苦。他不在乎全世界,他在乎永心,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证明自己不分禾敏一分钱。禾敏过的好,永心不误解他,他于愿足矣……但事与愿违,季长宇并未如永生所推测的将遗产分给其威,反而要禾敏母子先找到冬阳,证明了血统,才能得到遗产。禾敏崩溃,歇斯底里寻找永生,她明白只有永生才能帮助到她,但她遍寻不着永生下落。因缘际会的其威认识了永心,并帮助了她,带她回家。禾敏与永心曾有一次不愉快的一面之缘,再见永心时,惊喜交加,她明白找到永心就能找到永生。本以为从此与禾敏天涯陌路的永生却因为永心的关系再度见到了禾敏。他答应了禾敏的要求,主要原因不是为了那段旧情,而是他知道了永心已爱上其威。为了妹妹,他必须帮助禾敏帮助其威。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上海。行前,永生在心里已有多项腹案,他沙盘推演了无数次。他认为他要对抗的,是一个成熟的,精明厉害的,能让季冬阳放弃事业坐享其成的狡猾对手。直至他初遇展颜,他愕然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季冬阳太傻,就是眼前这小女孩太假太会伪装。他选择了相信后者。这世上只有一个天使,就是永心,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单纯善良的人。他毫不留情的继续执行他的计划……展颜初见永生,只觉得这是一个不快乐的人,笑里都无喜意。热情也让人觉得冷。急进的作风让她困惑,就连身上那玩世不恭都不开心,他们合作的每个案子都让展颜觉得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在明天之前要赚进全世界。她不懂这个人,但她想懂,为什么?因为有些地方,他像季冬阳……永生不知道自己正被展颜一点一点的感动,一点一点的拍掉他灵魂上的灰,一点一点的被拭净。等他发现时,他对展颜的喜欢,已经不止是一点点了……他害怕极了,不怕展颜,怕自己,怕爱情,自惭形秽的他怕面对明亮无垢的天使。禾敏让他安心,俩人像教堂里的老鼠,谁也不比谁高级。展颜让他渴望,能不能够,他配不配得到一次生命里纯净无目的的爱情?永生心里的沸腾,禾敏岂会不知?俩人在一起太久,她不能容忍永生的转变。要不一起沉沦,要不一起上岸。她与永生,谁也不能独活,她不允许。一场善与恶的拔河,季冬阳的影子与江永生的角力。展颜是真正的爱上了江永生吗?江永生能坦然面对展颜和自己,告诉她自己接近她接近季氏最初的动机和真相吗?禾敏能否愿意放手?其威闯进以安和小凡的婚姻中,谁能胜出?永心和展颜俩个善良的女孩,他们的友谊能否通过考验?《魔域天使》将一一为您演绎

壬安莲:

G省是典型的农业大省,由于前几年全省一直实行“发展高科技,赶超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激进战略,致使“三农”问题日益严重,农民负担沉重,干群关系紧张,这成了G省省委书记贺立斌的一块心病。为了彻底解决全省的农业问题,贺立斌决定把全省最大的贫困地区--峡口市作为试点,希望能为全省农村改革摸索出一条成功之路。为此,他出奇兵,将农民出身的留美农业经济学博士、省农大校长罗汉生派到峡口当市委书记。罗汉生上任以后大胆改革,想从体制上根本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但遇到了来自内部的重重阻力,再加上罗汉生的书生气和政治上的不成熟,致使各种矛盾激化。迫不得已之下,贺立斌只好“挥泪斩马谡”,准备将罗汉生调到身边好好“调教”一下。但罗汉生不甘心自己的抱负付诸东流,主动要求到省里的另一贫困地区--峡西市任职,意图在基层为农业问题摸索解决之道。经过两年多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的不懈努力,罗汉生初步改变了峡西市的贫困面貌,为实现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而此时,贺立斌即将退休,他把继任者的目标人选放在了罗汉生身上,并提拔他担任省委副书记,负责全省的农业工作,想以此打开全省农业工作长期徘徊不前的局面。也就在这时,峡口市重要的水利工程峡口水库在竣工后发生事故,罗汉生再次临危受命二下峡口进行灾后重建工作。罗汉生没有因循守旧而是通过大胆的体制改革解决长期困扰峡口的问题,他调整了不切实际的盲目发展高科技的战略,致力于实实在在地引进东部沿海资金创办加工企业,发展与沿海地区配套的乡镇企业,使峡口的面貌焕然一新。通过贺立斌、罗汉生和广大党的基层干部的形象塑造,展现了G省这个农业大省实践“三个代表”思想,为解决“三农”问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歌颂了唯下、唯实、不盲目唯上的干部作风和执政为民的兴邦之路。

完香芹:

G省是典型的农业大省,由于前几年全省一直实行“发展高科技,赶超东部沿海发达地区”的激进战略,致使“三农”问题日益严重,农民负担沉重,干群关系紧张,这成了G省省委书记贺立斌的一块心病。为了彻底解决全省的农业问题,贺立斌决定把全省最大的贫困地区--峡口市作为试点,希望能为全省农村改革摸索出一条成功之路。为此,他出奇兵,将农民出身的留美农业经济学博士、省农大校长罗汉生派到峡口当市委书记。罗汉生上任以后大胆改革,想从体制上根本解决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但遇到了来自内部的重重阻力,再加上罗汉生的书生气和政治上的不成熟,致使各种矛盾激化。迫不得已之下,贺立斌只好“挥泪斩马谡”,准备将罗汉生调到身边好好“调教”一下。但罗汉生不甘心自己的抱负付诸东流,主动要求到省里的另一贫困地区--峡西市任职,意图在基层为农业问题摸索解决之道。经过两年多卧薪尝胆、励精图治的不懈努力,罗汉生初步改变了峡西市的贫困面貌,为实现小康社会打下了坚实基础。而此时,贺立斌即将退休,他把继任者的目标人选放在了罗汉生身上,并提拔他担任省委副书记,负责全省的农业工作,想以此打开全省农业工作长期徘徊不前的局面。也就在这时,峡口市重要的水利工程峡口水库在竣工后发生事故,罗汉生再次临危受命二下峡口进行灾后重建工作。罗汉生没有因循守旧而是通过大胆的体制改革解决长期困扰峡口的问题,他调整了不切实际的盲目发展高科技的战略,致力于实实在在地引进东部沿海资金创办加工企业,发展与沿海地区配套的乡镇企业,使峡口的面貌焕然一新。通过贺立斌、罗汉生和广大党的基层干部的形象塑造,展现了G省这个农业大省实践“三个代表”思想,为解决“三农”问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歌颂了唯下、唯实、不盲目唯上的干部作风和执政为民的兴邦之路。

须勇毅:

第十一集杜母拉着锦儿瞧她最爱的相机,希望可以帮助她想起点什么。锦儿果真想起一切,记起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葛家丫头,也想起和慕雪相识的经过,这却让杜母认为女儿更糊涂了。培元见锦儿的态度,相信她果真不是慕雪,却也担心起慕雪的下落。杜震未免再起事端,坚持不将锦儿和威廉的婚期延后。锦儿却要求培元带他回湖洲,培元这才知锦儿和葛家少爷也有婚约,又是一阵心碎。顺昌接到老夫人家书,要他返家商讨家宏成亲事宜。回到家中,老夫人却是要以家法重罚他联合外人欺负自家人之事。家宏不忍,冲过去帮顺昌挡棍,顺昌惭愧至极,决定痛改前非。如烟趁着威廉洒酣耳热之际,勾引他上了床,威廉把眼前的如烟看作是慕雪,沉醉其中……第十二集锦儿在培元的陪伴下回到葛家,却惊见葛家正在大办喜事!锦儿只得伤心地离去。培元要锦儿先将证明她身份的庚帖拿回来,再做打算。家宏和慕雪虽是假成亲,却煞有其事的把所有礼节都一一做完。两人一在床上、一在地上,分别就寝,却是心事满怀难以成眠。回上海的船上,锦儿突然想不开要寻死,培元力劝不成,只好作势要陪着锦儿走上绝路,锦儿感动不已,断了念头,两人相拥,锦儿却表明培元永远是她最敬爱的表哥。锦儿和培元回到杜家,经一番解释之后,二老终于相信锦儿不是慕雪,杜家二老收锦儿为义女。杜震分析利弊得失,仍希望锦儿以慕雪身份嫁给威廉,锦儿犹豫不决。杜震欲向锦儿探知其生母消息,却一无所获。杜震再三向锦儿保证,嫁给威廉一定会幸福,锦儿终于点头答应。第十三集慕雪写了封给培元的信,要小盖子帮他寄出,却半路被家宏拦截,把信撕了个粉碎!家宏警告小盖子千万不能把慕雪的家人给引来。威廉迎娶锦儿,婚礼中西合并、别开生面。洞房花烛夜,锦儿正沉碎在这原不属于她的幸福之中,不料威廉竟发现锦儿耳后的朱砂痣不见了!威廉带着愤怒与疑惑来到出岫园,对如烟一阵发泄,这门亲事根本就是个骗局,杜家竟然换了丫头来骗他!一早,威廉若无其事地送了只小狗给锦儿,对锦儿呵护备至,却让锦儿有怅然若失之感。威廉陪着锦儿回娘家,遣开锦儿之后,在二老面前直接揭穿已知锦儿昌牌之事,二老大惊失声。杜震将事情原委解释清楚,并承诺将大盛钱庄的股权分给威廉,以作为联婚的诚意。岂料威廉仍坚持要回慕雪,并保证会善待锦儿,保她完璧之身,待找到慕雪再暗中交换回来。第十四集慕雪质问小盖子到底有没有将信寄出,小盖子心虚的态度,使慕雪马上猜到此事必定和家宏脱不了干系。慕雪认定两次的家书都是被家宏所毁,故意让她和锦儿有家归不得,家宏被冤枉,恼怒不已。家宏带着小盖子在外喝闷酒,却发现大杂院的兄弟形迹可疑,似要干些不法勾当,遂跟踪前去。原来是威廉向顺昌买了一批货,品质却是二等,威廉在洋人验货时以上等货假昌,私下却聘了这些兄弟要以假乱真。家宏担心葛家声誉受损,于是出面阻止,却不慎引起火灾,整个仓库的丝货被烧个精光。威廉接获消息赶来,预期的利润再度付之一炬,而且又是家宏搞的鬼,威廉对家宏恨之入骨。家宏受伤,慕雪心疼,帮家宏上药,家宏趁机吻上慕雪,慕雪终于不再闪躲,融于家宏的爱意之中。威廉前来葛家拜访,见到慕雪,两人心头一震,假作互不认识,言语中却暗自较劲。第十五集威廉送了葛家大小礼物,慕雪发现自己的礼物里夹了张纸条,是威廉约她私下会面,慕雪前去赴约。家宏发现纸条,也跟着前去。威廉对慕雪表达他的爱意,慕雪委婉拒绝,只关心锦儿,知道锦儿并不幸福,慕雪难过地哭了起来,威廉一把将慕雪拥入怀中,家宏产生误会。家宏痛打威廉之后狂奔到悬崖边,伤心绝望的他竟要往下跳,慕雪死命抓住不放,对家宏深情告白。幸而两人最后有惊无险,紧紧相拥着,有大难不死的珍惜。如烟趁着威廉不在找上门来,向锦儿说自己已怀上了威廉的孩子!杜震私下打听锦儿生母下落,却只得到已得痨病过世的消息。第十六集家宏和顺昌到威廉家拜访,锦儿见到了少爷来访,连忙现身,然而却只能互作不相识,满腹的话也无法倾吐。家宏和顺昌乘船载货到北京,途中却遇官船例行检查。官差们摆明了存心找碴,说是有人告发船上藏有私货。官差查获一片鸦片砖,分明是受人唆使来污陷他们。家宏自是不肯束手就缚,打伤官兵,最后仍是被擒住。第十七集老夫人自恶梦中醒来,似有不祥预感,慕雪安慰之。老夫人借机感谢慕雪的付出,随口问到慕雪是否拿走庚帖?慕雪自是不明所以。老夫人翻找出锦儿遗留在葛家的金锁片,交还给慕雪。锦儿的小狗伤了如烟,并不严重,然而如烟却趁势大闹,指控锦儿和小圆喜要联手谋害她腹中胎儿……家宏入狱,心知绝对是威廉搞的鬼!葛家接到消息,知道家宏和二叔被人栽赃入狱,老夫人一听晕了过去。慕雪日夜兼程赶往上海,她开门见山质问威廉,威廉却是虚伪做戏,表示自己一直为了家宏四处奔走,虽然嫉妒家宏抢走慕雪,却也真心希望慕雪快乐,威廉十足的诚意让慕雪不禁感动,认为自己错怪了威廉。第十八集如烟将锦儿推落池塘,自己又做戏跳下相救,俩人双双昏迷。如烟不幸小产,威廉痛失骨肉,将罪过全部怪到锦儿身上,如烟诡计得逞。威廉带慕雪会见县令,慕雪得以见家宏一面。家宏见慕雪和威廉同行,心急慕雪被威廉装腔作势所骗,一口咬定是威廉暗中陷害自己,岂料慕雪此时却是完全听信了威廉的谎言。如烟三天两头地装疯大闹,锦儿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痛苦地决定离去。第十九集锦儿写好留给威廉的信,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家,刚好小圆喜前来,锦儿只好将行李暂时塞在床下。锦儿前去安抚如烟,却遭了如烟一顿拳脚。如烟心里痛快,却仍担心真正的对手慕雪,蕙姑决心下狠招!蕙姑诱引锦儿前往城外观音寺为如烟祈福,然后收买了车夫,将锦儿连人带马坠落悬崖,送上黄泉路……蕙姑心想,如今冒牌货已除,哪还有“真货”换“假货”之说呢。第二十集官兵在湖中打捞到锦儿的绣花鞋,又找来马夫做了伪证,更加认定锦儿是因想不开而投湖自尽,杜母、培元及小圆喜伤心不已。慕雪原想对顺昌隐瞒老夫人病重一事,却不料小盖子脱口而出,顺昌宁可拖着重病也要返乡探母,却因过于激动而昏倒。威廉决心赶尽杀绝,要县令判家宏死罪,然而家宏罪不致死,于是两人设计买凶杀人,杀了被家宏打伤之官兵,嫁祸于家宏。威廉此时表露本性,以慕雪和家宏恩断义绝、回到他身边为条件,才肯救家宏一命!慕雪此时才知威廉真面目,恨自己识人不清,悔之不及,但为了拯救家宏性命,只好答应威廉条件。慕雪来探家宏,拿出休书请家宏签字。家宏没料到慕雪竟是如此自私无情,伤心欲绝签下休书。